关灯
护眼

第372章 苏喆婚事

    水云轩的招牌就是火锅,店里的小厮端上个鸳鸯锅底,除了各种丰富的配菜,还有几道后厨的拿手炒菜,满满当当的摆了一桌子。

    屋里没外人,又都是同窗,吃喝起来就没那么多规矩,很是惬意自在。

    有苏喆在,气氛更不会冷场,说说笑笑,互相调侃打趣,很是热闹。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苏喆提及姚长远和乔宏之女的婚事,笑着揶揄道,“这可是京城里最为津津乐道的消息了,过年这些天,不管到哪儿做客,都能在席面上听到几句,姚长远在学院默默无闻了两年,谁能想到,会凭一桩婚事出名了呢……”

    赵三友接过话去,“说起来,他这算不算是时来运转啊?”

    之前姚家都快惨到家了,可自从有了这么一桩婚事,姚家的分量立马就变得不一样了。

    孟平多喝了几杯酒,话比平常多了些,闻言,忍不住点头,“肯定算啊,就是他父亲还在世的时候,都未必能攀上这么一门亲事。”

    赵三友感慨道,“那倒是,京兆府尹家的姑娘,可不是谁想娶就能娶的,姚昌骏不过是个五品官罢了,姚长远眼下还是白身呢……”

    王秋生提醒,“据说乔家女,相貌不佳……”

    这还是委婉的说法,真实情况是,面部有瑕疵,算是毁容了。

    赵三友心直口快,“那姚长远也愿意娶,比起娶个丑媳妇儿,还是前程更重要。”

    但凡有野心的男人,都知道咋选。

    王秋生笑笑,看向许怀义,“怀义怎么看?”

    许怀义被cue,一脸懵的道,“我跟姚长远都没啥交集,他怎么做,我也不关心啊,反正他是个成年人了,自己选的路,就是将来不好走,那跪着也得走完。”

    王秋生接着问,“那他要是凭这门亲事,一飞冲天了呢?”

    许怀义不以为意的道,“那跟我也没关系啊,我还能嫉妒他?完全不会,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对媳妇儿的感情有多深厚。”

    王秋生嘴角抽了下,问的更直白,“若是换成你,你会为了前程,娶乔家女吗?”

    这话一出,苏喆立刻转头看向许怀义,袖子下的手,不自觉的攥紧。

    连李云亭都提起心来。

    还有孟平,似乎也很在意许怀义的回答。

    几双眼同时注视着许怀义,目光灼灼。

    许怀义神色自若的道,“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啊,要看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所处的境况不同,我的选择也会不同。”

    “那像是姚长远眼下的这种境况呢?”

    “喔,那我不会。”

    许怀义回应的十分干脆。

    苏喆眼神闪了闪,问道,“为什么?”

    许怀义道,“因为没到山穷水尽啊,我是不可能牺牲自己的幸福去结那么一桩婚事的,当然,这也跟我对待婚姻的态度有关,在我眼里,两情相悦可比前程重要多了,我怎么可能拿着婚事去换利益?”

    李云亭紧跟着问,“那你在什么情况下才会牺牲自己的婚事去换利益?”

    许怀义理所当然的道,“穷途末路呗,命都要没了,哪还顾得上婚事啊?自然是先活下来,才能图谋别的、在意以后的婚姻幸福不幸福。”

    赵三友闻言,哈哈笑道,“我还以为你在什么情况下都能不动摇呢。”

    许怀义翻了个白眼,“我有那么傻么?人得学会变通,才能不钻死胡同。”

    孟平问道,“可你这样,不怕被人说成是心性不坚定,是墙头草吗?”

    许怀义一脸无所谓的道,“墙头草总比一条道走到黑强吧?再说,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我觉得没啥,心性坚定到任何情况下都不动摇的人,那得是圣人了,我可不想当圣人,我就是一俗人。”

    孟平哑然。

    赵三友抚掌笑道,“俗人好,俗人活的才痛快呐,来,来,咱们为同是俗人干一杯。”

    许怀义举起杯子,痛快的跟他碰了一个,仰头饮下。

    吃到后面,许怀义出去解决生理问题,从茅厕出来后,就看到苏喆站在不远处,裹着披风,神情萧瑟,跟素常总是笑意盈盈的模样判若两人。

    “怀义……”

    许怀义走过去,打量了他一下,关切的问了句,“你咋在这儿?”

    苏喆笑笑,“自然是等你。”

    “有事儿?”

    “嗯,刚才在屋里,人多不方便说。”

    许怀义指了个背风的隐蔽地方,“走,去那儿说,站这儿忒冷……”

    苏喆从善如流。

    俩人走过去后,许怀义主动道,“你想跟我说的,不会是你的婚事吧?”

    苏喆不自在的清了下嗓子,“你猜到了?对,是我的婚事……”

    许怀义好奇的问,“有眉目了?”

    苏喆点了下头,迟疑道,“不知道最后能不能定下来,我父亲都还不清楚……”

    闻言,许怀义讶异的问,“你父亲都不知道?那你的婚事,是谁张罗的?”

    苏喆自嘲道,“当然是我自己谋划的。”

    许怀义默了下,再次问道,“你咋谋划的?”

    苏喆知道他介意什么,低声解释着,“放心吧,我没玩那种脏手段,虽然,我确实动过坏心思,也能事后让人查不到任何痕迹,可我,还是打消了念头……”

    许怀义暗暗松了口气,眼底露出几分笑意,打趣道,“为啥啊?有捷径都不走,这不符合大雍皇商世家子弟的风范啊,做生意不都是讲究用最少的成本去获取最大的利益吗?”

    苏喆打趣回去,“当然是因为你了。”

    许怀义夸张的哆嗦了下,“虽然你貌美如花、又人傻钱多,但我有媳妇儿了,对男人是真的没兴趣,你还是收回对我的爱慕吧,你的感情注定没有结果。”

    苏喆,“……”

    他调戏人,被反调戏回来,人家的道行比他还深,愣了下后,突然哈哈笑起来。

    笑得眉眼恣意舒展,身子都开始颤抖,到最后,笑出了眼泪才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