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404章 黑熊之死(下)

    男道士看着出不去的黑熊精怪,露出一抹怪异笑容。

    黑道士看着那张动物面孔一点点爬上绝望的色彩,他的笑容更盛。

    男道士居高临下的看着黑熊精怪,就像是在看一个被玩弄的蝼蚁,眼底全是恶意。

    男道士:“畜生,现在是你的死期了!”

    男道士阴恻恻地笑,下手将桃花扇直接刺入黑熊的胸口。

    同样的位置,黑熊二次受伤,疼痛让他发麻,黑黢黢的眼睛里逐渐涣散。

    男道士很快拔出桃木扇子,眼神不屑地扫过黑熊精怪的尸体。

    它现在看上去就是一头普通的黑熊,已经彻底断气了。

    男道士平静地在洗手池上冲洗了一下手,随后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发现黑熊厚实的毛发下像是有什么东西滑下来。

    男道士蹙眉弯腰捡起,是一枚符咒。

    符咒似乎是失去作用,只剩下一些力量的残缺。

    饶是如此,也能看出做符咒的人有几分本事。

    男道士面露讶异,饶有兴趣地把玩符咒,笑眯眯道:“有趣,有趣,现在这个世道,居然还有道士敢帮着畜生。”

    他说完,狠狠捏住符咒,顷刻间,符咒碎灭。

    男道士在收拾完“案发现场”后,这才施施然地离开洗手间,顺手撤下结界。

    男道士面带微笑地重新回到座位,和那几个女大学生继续激情聊天。

    直至有人上厕所,发现厕所里躺着一头断气的黑熊,吓得人放声尖叫,引来乘车员,顿时车厢内一片混乱。

    几日后,车厢厕所惊现黑熊的新闻走红网络,成了新闻话题。

    ……

    白荞坐在餐桌前,蹙眉地翻看最近的新闻热搜。

    坐在她对面的槐泽似是注意到了不对劲,忍不住扬眉问道:“怎么了?”

    白荞摇摇头,并未回应。

    槐泽也不在意,顿道:“那些魅族女孩,你准备怎么做?”

    白荞轻轻咬了一口灌汤包,吸溜着肉汤,翻白眼道:“你自己招来的桃花,还得要我给你处理。”

    “先安排在其他公寓,至于新修炼的法子,我也写好了,剩下的你来办理吧,我接下来想休息几天。”

    连轴转的安排让她稍显疲倦。

    槐泽点头,他似乎也看出了白荞的疲倦,蹙眉道:“你没事吧?”

    白荞:“没事,休息几天就缓过来了。”

    晚饭结束后,白荞将修炼法则给了槐泽,低声说道:“这个自然修炼法则虽然可以帮助她们修炼,但是进度会很慢,而且在此之间,她们不可以杀人,只要再沾染一点生死孽缘,都会影响到她们本身。”

    槐泽应下,拿着修炼法则离开。

    在此前,这些魅族女孩已经被安排在另一个小区的公寓楼内。

    槐泽离开后,白荞就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睡下。

    这一晚,她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里,她似乎听到了哭泣声,低低的,若有若无,带着诡异的空灵感。

    白荞只身站在一片海洋之上,抬头就是黄昏,红黄相间的云彩染透了半边天。

    白荞疑惑的看着天地,轻声询问道:“请问你是谁?”

    孤声由远而近,空灵的声音无比清晰的在她耳畔边响起。

    那的声音像女人也像男人,像小孩又像老人在几种声线中不断地切换。

    空灵的声音:“你能听到我的声音?”

    白荞蹙眉:“是的,所以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梦境里?

    空灵的声音并未回应她,而是不断喃喃:“原来这世间还有人能听到我的声音。”

    白荞看着天地,却找不到那个空灵声音的主人。

    白荞还在四处搜寻的时候,那道声音再次传来:“你不用找了,你是看不到我的,我存在于这世间万物。”

    空灵的主人叹了口气,低声道:“只可惜。这个世界要完了,不然我真的很想见一见你。”

    “百年了,历经百年,终于有一个像你这样的人。”

    白荞还想追问什么,她的却猛地醒来。

    白荞转头看着奢华的房间,还是一如既往的摆设,没有天地美景,也没有空灵的女人。

    一切都像是幻觉。

    但是白荞很清楚,自己这个段位,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幻觉。

    而且她说过,这个世界要完了……又是什么意思?

    白荞感觉脑袋疼,太阳穴一突突的,总觉得心里闷闷,要有大事发生的预兆。

    就在白荞发呆地时候,槐泽敲门走进来。

    他依旧是昨天那副装扮。

    槐泽向白荞汇报昨天的事情:“我已经把方法交给那几个魅族女孩了,她们说,她们这几天会考虑下如何在人类社会立足。”

    白荞点头应道:“早餐是什么?”

    槐泽面无表情:“油条豆浆,钟姨的新发明,火龙果味的油条。”

    白荞一顿,眼里露出几分对黑暗料理的抗拒:“能好吃吗?”

    槐泽:“放心,钟姨有数。”

    白荞看到槐泽这么说,感觉更没数了。

    白荞洗漱好后,在槐泽的带领下坐上餐桌。

    餐桌旁的钟姨抹了抹围裙,额间渗出密密的汗珠,她这是忙碌了一早上。

    白小亦则是很乖巧地坐在餐桌旁,等着开饭。

    一家四口,好久没有这样美滋滋的共同用餐了。

    白荞用完餐,就慵懒地斜靠在沙发上回复信息,而槐泽带着白小亦出门了,两个人嘀嘀咕咕,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