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295章 困局(有新增)

    大抵是沈雁归的语气太过淡定,破山甚至觉得王妃还在做戏。

    “是不是弄错了?”他看向摄政王,希望能够得到一丝肯定回答,“她只是晕过去了,王爷,还是我……”

    “青霜。”

    沈雁归示意青霜将东西拿给破山看。

    青霜以为破山的不可置信,是无法接受爱人离世,心痛而无法自拔。

    “死了。”蠢东西!

    她走到破山面前,双手摊开一张帕子,里头躺着一枚银针,“从你的郡主身上拔下来的!一口气都没了!”

    “这……”

    破山伸手,想要拿来一观。

    青霜疾步后退,“大胆!你还想刺杀王妃,为你的郡主报仇不成?”

    “不可能。”破山现在没空理会青霜的情绪,“王爷、王妃,属下只是将她打晕了,并没有对她下死手……”

    打晕?下死手?

    青霜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他动的手?什么情况?

    墨承影吩咐侍卫长先将采莲带下去单独关押,等候审问。

    沈雁归看到破山袖子上未清理干净的白粥残迹,“你胳膊是怎么回事?”

    “属下带着江秋影出门,刚好与那采莲撞到,她发觉不对,直接将手里的东西砸过来,企图逃跑。”破山握着胳膊,“倒是不妨事。”

    沈雁归点点头,“我若猜得不错的话,采莲便是趁这个时候,对她动的手。”

    “不可能,粥碗落地,江秋影还能说话。”

    “银针有毒,但还不至于见血封喉,你将她打晕,从客院过来这几步路,刚好,她连毒发的挣扎反应也没有了。”沈雁归解释。

    “好在她将她们的计划,全都告诉属下了。”

    破山将江秋影说的一切,一字不落重述了一遍。

    墨承影听罢,微微蹙眉,“你心急了。”

    破山有些不能理解,“王爷的意思是……江秋影故意欺骗属下?”

    因着墨承影是侧坐,破山得不到自家王爷的眼神,心中忐忑,转而看向沈雁归。

    “欺骗倒不至于,我瞧她是真的对你放了心。”沈雁归道。

    破山更迷茫了,“既然如此,咱们提前将庇护所里的人找出来,不就万事大吉了?”

    墨承影提起炉上烧开的水,冲进茶盏,白雾袅袅,带着幽幽茶香。

    “那你告诉本王,庇护所在哪里?”

    破山张口,却什么也答不出。

    方才回来时,破山眼里满是喜悦的光,此刻什么也没有了,他知道自己误了大事,有些自责道:“属下,不知……”

    “给庇护所送吃食的人呢?”

    破山抿紧了唇,不敢说话。

    “谁告诉那些百姓,药方有问题?”

    破山低下头去,“属下大意,辜负王爷和王妃的期望,还请王爷、王妃降罪。”

    戏是演的,伤是真的,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怪他也没有用。

    “起来吧。”沈雁归道:“青霜,给破山拿个软凳。”

    “他……”

    青霜还记着破山忤逆王妃的事情。

    “听话。”

    青霜不情不愿搬了张凳子给破山,破山不敢起身。

    墨承影瞟他一眼,“怎么?是王妃说话不好用?还是你在怨本王?”

    “属、属下不敢。”

    破山连忙起身,坐在软凳上,双腿并拢,手掌放在腿上,看上去乖巧又可怜。

    “行了,你自己又不愿亲自上阵,他已经做得很好了。”沈雁归将茶盏往破山方向推了推,示意青霜端给他,“喝口热茶暖暖身子。”

    破山小媳妇似的,低头抬眸瞧着墨承影,“属下不配。”

    沈雁归瞧着这对主仆的反应,不由轻笑出声,“事已至此,责备毫无意义,解决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我不是责备他……”

    哪怕他多问一句,或者找个理由出来,同自己商量,一切就都还在墨承影的计划之内。

    他一时冲动也就罢了,关键人物也没有护住。

    城中现在有个巨大的隐患,自家卿卿的性子必然不肯出去,墨承影只是在想,要如何劝她早些出城。

    或者,干脆打晕了送出去?

    “现在就去搜呢?”青霜虽然没有完全搞清楚状况,但她也看出事情陷入了僵局,“只要找到那几个庇护所,派人将那些个院子团团围住,不许人进出,这瘟疫不就没法扩散了?”

    这样一来,困局确实可解。

    沈雁归却摇头,“轻举妄动,只会让我们更加被动。”

    现在大张旗鼓去搜,只怕病患的庇护所没找到,百姓先乱了阵脚,以为又出了大事,要连夜逃跑。

    城中大乱,自己反而会成为对方计划的推动者。

    “采莲还活着,她应该也是知情人。”破山双手合抱,小心翼翼请命,“王爷、王妃,将此人交给属下,天亮之前,属下定然撬开她的嘴,让她吐出实情来。”

    这个采莲只身一人,没有顾虑、没有眷恋,并无软肋可以供她们拿捏,甚至她还一心求死。

    光靠用刑,很难审问出结果来。

    夜空传来几声鸦叫,由远及近、由近及远,月亮不知何时不见,长庚星悬在东方。

    天已经快要亮了。

    可是天亮之前,还得要经历一场至暗的黎明。

    墨承影没说话,沈雁归也没有说话。

    “死马当活马医,本王亲自去会会她。”

    坐等不会有结果,墨承影站起身。

    侍卫长匆匆跑来,“王爷、王妃,那个采莲说要求见王妃。”

    “见我?”

    “是,说是有话要单独同王妃说。”

    “单独?她以为她是什么东西?”墨承影握着沈雁归的手,“我们一起去。”

    夫妻二人一同去了关押采莲的丈室。

    丈室狭小,西墙高处一块巴掌大小的窗户,踮脚不可及,屋里什么陈设也没有。

    采莲跪在地上,瞧见来了两个人,干脆闭上眼睛,“奴婢只同王妃一人说。”

    墨承影哪里会惯着她?直接下令打断她的腿。

    “其他的,我不想知道,你只要告诉我,病患的庇护所在哪里?”沈雁归看着采莲道,“我可以饶你一命。”

    “我当然可以告诉王爷王妃,那三个地点在哪里?可是我说的,你们敢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