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213 谁家保命秘宝是按斤论的!!!

    随着这一声厉喝,光之结界中溢散出的力量越来越浑厚,仿佛一位伟大存在正从沉睡中醒来。

    结界上浮现出各式各样的阵法,无数凌厉攻势从阵法中成型,冲向尚未远离天成灵界的巨大树枝。

    这些树枝飞快后退,但源自结界的攻击更快。

    火焰与雷电同时落下,将离得最近的那些树枝全部击碎,顺着树枝连烧带电往星空深处蔓延,似乎想就这么直接烧掉巨树的本体。

    巨树震颤,被迫丢车保帅,与燃烧着的树枝断掉联系,很快消失在浩瀚星空的深处。

    徘徊在天成灵界上空的庞大力量渐渐消散,那股透过结界渗入下界的恐怖威压消失,原本全神贯注准备迎战的众人全都松了口气。

    忽然,他们听见一道不满的轻嗤:“切。”

    那是一道女声,音色与刚刚那一声“滚”一模一样。

    众人面面相觑,又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望向闪烁着应璀璨光华的光之结界。m.ΧζEwεи.℃om

    然而这一声“切”之后,结界再无异动。

    结界之上闪烁的强力阵法一一消退,结界的光华逐渐暗淡,很快便全都消失不见,就像从未出现过。

    乳白色的云雾缓缓出现在天空中,四散而开的云海重新开始聚集,慢慢遮蔽众人的视线。

    奇形怪状的云兽在云海中翻腾,如鱼得水、吞云吐雾。

    二长老若有所思:“这些云海刚刚完全消失了,现在怎么又突然出现?这和刚刚那两位有关系吗?”

    十万年前流传下来的零星记载中从未提到过任何有关云兽的字眼,这说明云兽很有可能是后来出现的。

    可云兽广泛分布在天成灵界中的各处天空,不可能一直不被修士发觉。

    听到二长老问话的祁澜清摇摇头,她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拿出通讯玉牌试图联系姜心等人。

    但西洲距离天水宗太远,超出了通讯玉简能够联系的范围。

    祁澜清深吸一口气,稳住心境,决定处理完宗门示意后便亲自去一趟西洲。

    ……

    西洲,乔家大宅。

    因为几位合体期修士的交手,这里已经化作一片废墟。

    剑意化作的姜一尘力量耗尽,身形逐渐消散。

    包围他的四名乔家合体期面露笑意。

    乔云因甚至挑衅地看了眼姜心:“你爹要走了。”

    姜心的意识刚刚回笼,有些迷糊。

    听到乔云因的话,她下意识望向身形已经透明到几乎不存在的姜一尘,愣了愣才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不是很懂地反问:“你觉得爹爹会只给我留一道剑意吗?”

    乔云因顿时脸色发白,一个“不”字还没说出口,就看见姜心从须弥镯里掏出一大把玉佩,作势就要往地上砸。

    这些由珍惜高阶材料制成的玉牌周围都萦绕着浅淡却令人心惊的气息,即使相隔很远,也能感受到其中来自合体期的凌厉剑意。

    刚刚光是一个“姜一尘”,就差点把他们团灭。

    这要是让姜心把这些玉佩全打碎,够他们死二三十回!

    你们天水宗有病吧!

    谁家保命秘宝是按斤论的!!!

    而且这么珍贵的材料,就只拿来存储剑意???χιèwéЙ.℃ōM

    一下分出这么多精粹剑意,姜一尘也不怕损伤根基吗!

    四名乔家合体期心中怒骂,齐齐出手奔向姜心,试图阻止她召唤“姜一尘”。

    先前还没完全散去的姜一尘虚影骤然挥剑,将四人挡住。

    抱着姜心的宁曜忽然往前一冲,打断了姜心喊爹的举动。

    一道灵力在他俩刚刚站立的地方扑空,绕了个圈,消失无踪。

    偷袭失败的乔诗惠暗自咬牙,瞥了眼还在与姜一尘虚影交手的乔云因四人,心一横,再次攻向姜心。

    长鞭被她挥舞得猎猎作响,犹如一条灵巧的长蛇,每一次都冲姜心手中的那一沓剑意玉佩而去。

    在经过漫长的呆滞后,乔诗惠总算反应过来,知道决不能让姜心再动用保命秘宝。

    宁曜眉头紧蹙,转动手腕,易守为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