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九十三章 受人驱使

    徐朗心里很委屈,事情发生的时候他距离东平陵还有一日路程,哪里顾得了那么多?

    可这口黑锅除了他没人能背,总不至于是曹嶷的问题吧?所以徐朗选择低头不说话。

    曹嶷并没有因为他低头服软而有放过他的打算,反而怒火更加旺盛,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指着他破口大骂:

    “为什么不说话?我只知道你是个饭桶,尚不知道你竟然还成了个哑巴!

    “你但凡走快一点,早一日抵达东平陵,事情会是眼下这种局面?就算你自己走不快,难道你还不会开口让骑兵先行一步?是不是你一离开青州就成了瞎子聋子?!

    “你跟随我这么多年,纵然是头猪都该变得聪明了点,你想不到让骑兵先行,为什么连派个使者跟泰山贼接洽,把他们稳在城外都做不到?

    “但凡你做了点什么,充实东平陵城防也好,让城内多谢警惕也罢,但凡泰山贼攻城时毁坏了城墙,杨宁那鸟厮即便窃据城池,你到这里来的时候何至于面对一座不漏风的坚城?

    “一万件事里面,你只要做了一件事,我都不会拿东平陵没办法,可你偏偏什么都没做!我不相信你是一头猪,那事情就只有一种可能,你老实交待,你是不是跟杨宁暗中勾结,想要取我而代之?!”

    徐朗知道会被曹嶷诘难,也做好了付出一定代价的准备,可他怎么都没想到曹嶷会把话说得这么难听,最后更是抛出了那样的诛心之言,这莫非是要杀了他才肯罢休?

    曹嶷说得简单,什么派遣骑兵先行,什么稳住泰山贼,看似都可行,但这不过是马后炮罢了,他作为先锋已经是日夜兼程,何曾慢了半分,至于让泰山贼听话,那更是天方夜谭。

    没有让骑兵先行,在事后看来的确是失策了,可事前谁能想到局面会变成这样?

    当时徐朗想的是突然来到东平陵,不让杨宁有反应时间,给予兴复军迎头痛击,一战将其击败,哪能想到东平陵在明知城外有贼寇的情况下,还会在城防上出现致命漏洞,被泰山贼一攻就破?

    徐朗要是事先能料到兴复军可以在泰山贼攻占东平陵的情况下,轻松将泰山贼赶出城池并取而代之,那他就不是曹嶷麾下将领,而是天上的神仙了。

    凡此种种,让徐朗难受得像是下了油锅,但他了解曹嶷的脾气,此刻根本不敢据理力争,只能像个小媳妇一样起身下拜,认罪认罚的同时表明忠心:

    “此战之失,全都是末将的过错,将军要杀要剐末将绝不皱一下眉头,但将军说末将有贰心,恕末将无法接受,这些年跟着将军南征北战,末将何时贪生怕死、唯利是图过?

    “将军要是不再信任末将,末将宁愿被将军斩首,但请将军不要怀疑末将的忠诚,否则末将死不瞑目!”

    曹嶷咆哮如雷:“来人,给我拖出去砍了!”

    帐中主将见此情景连忙起身,一起为徐朗求饶,请曹嶷网开一面。但曹嶷怒气不减,丝毫不做理会,执意要让甲士将徐朗拖出去立即明正典刑。

    末了,陈不识起身劝道:“徐将军虽然有错,但也只是能力问题,并非对将军不忠,念在他知错的份上,还请将军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